给予是最大的索取,舍是最大的得——田一可

给予是最大的索取,舍是最大的得

《灵婵视界》栏目组 采编灵山客 作者田一可

       财物的取得与给予,一定要分辨清楚。如果能够多给别人,少给自己,就能广结善缘,与人和睦相处。
       田氏的祖先姓陈。春秋时期,陈国的公子陈完因为战乱被人追杀,逃到了齐国,之后改名田完,田完的四世孙田桓子在齐景公时代做过相。做相期间,他曾经有过这样的义举:给老百姓放粮食的时候用大斗放,收粮食的时候用小斗收。

      晏婴知道这件事后,就向齐景公进谏,建议杀死田桓子。因为晏婴认为,田桓子的行为一定会渐渐获得大众的拥戴,因为给予是最大的索取,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可是,齐景公不以为然。后来晏婴出访晋国的时候,就跟晋国的叔向说:“未来的齐国一定是田家的天下。”

       果不其然,最后田氏代齐。
       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凡取与,贵分晓,与宜多,取宜少”不只是修身的问题,也不只是齐家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了治国平天下的层面。
       给予是最大的索取,舍是最大的得。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不懂得舍,就很难得到。

       我一直在强调,你的成功最终就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胜利,你的思维方式对了,你不费劲都在进步;你的思维方式不对,即使你很努力,也可能是在不断坚持一个错误。
       如何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凡取与,贵分晓,与宜多,取宜少”。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同事之间的关系是和谐的,上下级关系是和谐的,家庭关系是和谐的;你跟外面社会、跟客户的关系更是和谐的。这时候,你想发财,是谁都挡不住的。因为你给予的多,那你得到更多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在这方面,做买卖的人最有发言权。
       菜市场有一个卖菜的,他每次都给客人多搭上几根香菜。人都愿意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选择,这样的行为,能不吸引顾客再次光临吗?

       在超市结账的时候,结算处没零钱,差了你一分钱,你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如果超市少收你一毛钱,你肯定特别高兴。
       在加油站,我说要加一百块钱的油,一个师傅拿着加油枪哆哆嗦嗦地,最后给我加了99块9毛9的油!我当时就特别不舒服,为什么不给我加100块零1分的呢?

       这就是消费者的心态。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一定要让对方有占了便宜的感觉。

       我爷爷过去卖染布的染料,那时的染料主要是黑色的。乡下的老头、老太太用的棉布,必须先跟染料一起放锅里煮了以后,染好了再做棉衣、棉裤。当时集上有两家卖染料的,我爷爷这边天天门庭若市,而那家几乎没有客人,所以我爷爷的生意做得特别好。如果哪天我爷爷有事出不了摊,买染料的人宁肯走20多里地,到我们家买。

       我爷爷从十几岁就跟着师傅学做买卖,对做生意,是有智慧的。怎样的智慧呢?我爷爷说,人都是贪婪和自私的。一定要让顾客感觉到你真的多给他了。比如,顾客要三两四的颜料,你先给称三两,然后再一点点往上加到三两四,最后再额外送一点儿给顾客。这样,顾客的心里一定特别舒服,因为他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相反,如果你先称出四两,再一点点往回取,直到剩下三两四,那顾客就会特别不舒服。

       有一年,一个老太太走了25里地,到我们家里来买染料。我问爷爷:“她到底能占多大的便宜啊?走了25里地来,回去累得再多吃两个窝窝头,又把省出来的给吃回去了。”爷爷说:“也就多小拇指头大小的一点点儿吧。”
       我爷爷有一句名言:顾客要的不是占多少便宜,而是占便宜的那个感觉。

       从这些实例中我们不难看到,“凡取与,贵分晓,与宜多,取宜少”的妙用。


    田一可   原名田辉 号一园主人,补拙斋主。沧州南皮人。早年得黄绮先生亲炙,十七岁书作入选翰园碑林、黄河碑林。作品被小平故居及人民大会堂收藏,1992年高中毕业,执教书法于泊头师范学校,2000年下海经商,虽鏖战商海,犹钟情翰墨。

       2001年书作先后被日本文化界、政界名流松本康子、小口芳久、穗刈甲子男及日本德运寺收藏。2003年为五台山黛螺顶书写26米隶书长卷《地藏菩萨本愿经》。

       现任一可书院院长、中国成人教育学会教师继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玉文化馆馆长,苏州玉石行业协会顾问;北京智策知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壹加壹互助联盟发起人;书法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践行者、受益者、研究者、传播者;中国教育电视台《论语与人生》、《曾国藩的启示》与《弟子规中的智慧》系列讲座主讲人;北京大学百家医院管理公益讲坛专家;京剧大师奚啸伯的再传弟子;北京大学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高级研修班班主任,任课教授;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天津大学(EMBA)、人民大学(MHA)、清华大学(EMBA)、北京大学(EMBA)、中国海洋大学(EMBA)课程特聘教授;现供职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致力于中国传统伦理的研究和推广工作。

【研究领域】:多年来致力于营销、管理、医患关系、经济伦理的研究工作,尤其在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企业管理的结合方面有独到的心得和实践经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