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四十六:高考归来话“读书”:心中可有鲜花怒放?

灵婵视界栏目   灵山客         来源:致良知四合院

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正是“夏花之绚烂”的季节。

想问一问考生们:百战归来再读书,心中可有鲜花盛开?可有鲜花怒放?

也许有不少考生会问:读书有用吗?如果不是为了考上大学、拿个文凭,读书有何用?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闪回到两千多年之前的西汉初年。

“马上得天下”,

“马上治天下”否?

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登基,定国号为“汉”,一个辉煌的王朝就此拉开帷幕。

当时,刘邦身边有一位谋士陆贾,他屡次向刘邦推荐《诗经》《尚书》等经典子集,但刘邦平生讨厌儒生。

《史记·陆贾传》这样记载——高帝骂之曰:“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意思是:老子我是骑马打江山,靠武力征服天下,跟《诗经》、《尚书》有什么关系!

陆贾不卑不亢,对答曰:“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以武力赢得天下,治天下也靠武力吗?

陆贾继续说,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若能效法先圣,施行仁政,哪里还有高祖您的今天呢?

刘邦向来从善如流,听闻此言,虽然心中不快,却也略生惭愧。

于是,刘邦让陆贾写几篇文章,说说秦始皇是如何失去天下,自己又是如何得天下,以及古时各国的成败先例。

陆贾于是著文十二章,后称其书为《新语》。刘邦每看一篇,都称赞不已,左右群臣也都连声附赞。从此,以圣贤思想为基础的治国方略,在西汉初年即基本形成。后来的大汉盛世之所以形成,不能不归功于汉高祖刘邦的智慧与胸怀。

刘邦的帝业是从纵横沙场、金戈铁蹄之中得来,因而一生崇武轻儒,认为读书无用,然而成为皇帝之后,他对“读书无用”论作了反思。

病危时,刘邦写了一份手诏给太子刘盈,正式确定他为皇位继承人。这份手诏,名为《手敕太子书》,其中一段内容如下:“吾遭乱世,当秦禁学,自喜,谓读书无益。洎践阼以来,时方省书,乃使人知作者之意,追思昔所行,多不是……吾生不学书,但读书问字而遂知耳。以此故不大工,然亦足自辞解。今视汝书,犹不如吾。汝可勤学习。每上疏,宜自书,勿使人也。”

意思是:我当年遭逢动乱不安的时代,正赶上秦皇焚书坑儒,禁止求学,我很高兴,认为读书没有什么用处。直到登基,我才明白了读书的重要性,于是让别人讲解,以便了解作者的意思。回想以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我平生没有正儿八经学习如何写文,只是在读书问字时知道一些,因此文词写得不大工整,但还算能够表达自己的意思。现在看你作的文字,还不如我。你应当勤奋地学习,每次献上的奏议应该自己写,不要让别人代笔。

对汉高祖刘邦谏言的陆贾,是汉代第一位力倡圣学的思想家,他针对汉初特定的时代和政治需要,以儒家为本、融汇黄老道家及法家思想,提出“行仁义、法先圣,礼法结合、无为而治”,为西汉前期的统治思想奠定了一个基本模式。

看完以上的故事,对于“读书何益”,你的认识是不是更深了一层?

如果还有疑问的话,我们一起再看一则历史故事。

“我是读过书的人”

朱元璋从小受苦,一度靠放牛为生,基本上没有读过什么书,是草根皇帝的代表。

他当上皇帝之后,在给明朝大文豪宋濂的一封诰命中,不经意间显示了对文臣学士们的态度:“尔濂虽博通今古,惜乎临事无为,每事牵制弗决。若使尔检阅则有余,用之于施行则甚有不足。”

意思是:你宋濂先生,虽然博古通今,学问深厚,可是真正做起事来,却总是犹豫不决,百无一用。换个说法就是,你这家伙寻章摘句是好手,每本书典故都熟悉,可真要让你经世济国,那就是抓瞎。

他甚至曾写《辟阿奉文》,讽刺当朝的文臣们不如唐代的女人。唐代的宫女在皇帝面前敢说真话,今天的文人们却个个唯唯诺诺,毫无骨气:“唐妇人,犹过今之儒者。”

相传,有一次上朝,见到饱读诗书的这些臣子们,对自己行叩拜之礼,朱元璋就自鸣得意地问道:“你们这些读书人,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呢?到头来不还是要臣服于我吗?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朱元璋满以为这个问题会考住群臣。可未曾想,话一说完,有一个人就站出来了。这个人是通古达今的名臣刘伯温,只见刘伯温不卑不亢的说:“启禀皇上,臣不是读书人。”

朱元璋很不解,问道:“你不是读书人,那你是什么?”

刘伯温淡定地答道:“臣是读过书的人!”

朱元璋听完,哈哈大笑:“读过书的人和读书人有什么区别吗?”

这时,只见刘伯温恭敬地答道:“读书人读得广,但却没读通。‘穷’不能独善其身,‘达’也不能兼济天下。这是没读透,没读明白。所以他只是个读书人。而读过书的人,不一定读得广,但却读得通、读得透,能够经世致用,能够举一反三,故能辅佐陛下一统天下。”

这段话真是精妙!一语双关:一是回答了问题;二是证明了文臣之大用——辅佐陛下一统天下。因此,朱元璋听完这番话后,非常佩服。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取笑过这些文臣。

从此,朱元璋踏上了终身学习之路。直到71岁去世之前,朱元璋常常是“戴星而朝,夜分方寝”,每天在“万机之暇”中抓紧读书。《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太祖……身在行间,手不辍书”,描写的就是朱元璋的读书画面。

不仅如此,朱元璋还叫文臣把古人成败经验写在皇宫大殿壁间,以供他“随时省览”。同时也让文臣轮流给自己讲学,从中不停地汲取灼见……朱元璋也因此成为了明朝最爱读书学习的皇帝。

刘伯温曾经在自己汇编的《高皇帝御制文集后序》,感叹朱元璋如何好学。平素“无声色之好,无游畋耽乐之从”,读书时“聚精会神,凝思至道”,撰写文章时“举笔立就,莫不雄深宏伟,言雅而旨远,仰瞻挥洒之际思若渊泉,顷刻之间烟云盈纸,有长江大河一泻万里之势”。

无论是刘邦,还是朱元璋,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读书有可以令自己具备安身立命、治国安邦的大用!但前提是,你必须是“读过书”的人。

学以成人不亦乐乎?

有人说,世间“读过书”的人,却并不多。

这是为什么呢?阳明先生的一位友人,曾经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读书不记得,如何?”

阳明先生回答:“只要晓得,如何要记得?要晓得已是落第二义了,只要明得自家本体。若徒要记得,便不晓得;若徒要晓得,便明不得自家的本体。”

对于友人的疑问,阳明先生没有就事论事,而是从根源处讲明了读书的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是记诵——“记得”;第二重境界是理解——“晓得”;第三重境界是明心——“体证”。

阳明先生的意思是:读书不需要死记硬背,只要理解文中义就好。其实,就连理解文中意思都已经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明得自家本体”——明心净心,开发心中宝藏。

人生的重大秘密是心中拥有无尽宝藏。

读中华经典,建设心灵品质,就是一条开发心中宝藏的途径。

我们的人格精神原本可以更加优美,我们的人生价值本可以更加放大,我们的智慧和能量原本可以更加充沛,只是被不同程度的不明和贪欲所遮蔽和障碍了。

建设心灵品质,就是去除心中的不明和贪欲,以更高层面之心为心,提升心的层面,从而达至更高层面的幸福与成功。

读中华经典时,以圣贤之心观照自己,若有“强记之心”“欲速之心”“斗靡之心”(好斗、好胜之心),就要克去。如此,不管如何读书,都是在调摄自己的心,都是在建设自己的心灵品质,都是在开发心中宝藏——仁爱、智慧、胸怀、能量,如此,怎么会觉得疲累和焦虑呢?

2018年8月,主题为“学以成人”的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哲学学术会议,第一次来到中国,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的哲学家及哲学爱好者将近六千人参加了本次大会。

然而,请注意:此次哲学大会的主题是“学以成人”——所有的学习都是为了学习如何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

“学以成人”这一主题与儒家核心思想一脉相传。

《论语》里第一章第一句,即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说”同“悦”)。

其中的“学”,并非仅仅学习知识或技能,“学”的真正含义是“觉”,是由内而外地觉悟,是通过明心净心、开发心中宝藏,从而成为一个达至君子境界乃至圣贤境界的人。

“说”这个字,则指的是本体之乐——当一个人不断地格物致知,不断地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之时,内心的本体之乐就被抒发出来——无比喜悦,无比舒展。

孔子最著名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人也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份乐便是著名的“孔颜之乐”。

孔颜之乐,是人生“大乐”,是超越美食、美色、美酒、美景等世俗之乐的一种内心喜悦,是“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的求道之乐,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闻道之乐!

人间有大乐,只有品尝过其中滋味的仁者,才能心领神会!这正是求仁得仁之乐!

所以,《论语》中开宗明义第一句话的真实涵义是:学习做一个孝悌忠信、践行仁爱之道的人,内心有无比的喜悦啊!

此刻,你可有心花怒放之感?

本文参考文献:【微故事】明皇帝朱元璋读书的那些事儿